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因救助女孩上热搜的孙笑川吧,至今仍被封禁的“带恶人”孙笑川

发布日期:2022-04-03 20:50    点击次数:190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最近,一场由贴吧吧友自发参与的捐款,让带恶人孙笑川也难得正能量了一把。这件事的起因,是一位名叫“最初lm68”的吧友在“孙笑川吧”发帖,希望吧友们能给自己急需动手术的女儿捐款。在人们的共同努力下,善款几天后就被筹齐,“最初lm68”本人也在帖子中晒出截图表达感谢。

此事也一度登上热搜榜第一而孙笑川本人也在当天对吧友们的善行表示支持,在几天后宣布自己已为另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捐款1000元,并开启了水滴筹,目前已筹得善款70000余元。这样的景象,对于熟悉孙笑川以及“抽象文化”的老粉丝们来说可谓是千年一遇,我不由的感慨万千,因为在六七年前那直播刚刚开启的“上古时代”,孙笑川可是个以嘴臭、骂人出名的“带恶人”。一6324与抽象工作室在2015年开始直播前,孙笑川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大专毕业后,他获得了一份工地监理的工作,当起了“牛马”。如果不是儿时的好友李赣找到他,拉他入伙做主播,孙笑川可能会在工地上待上一辈子。别说“抽象”了,就连什么是直播,孙笑川都不一定搞得清楚。面对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工地生活,以及李赣口中前途无限的直播生涯,孙笑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时好友李赣,早已是直播界的红人了。在搞直播前,李赣的标志性节目是碰瓷小漠“国服第一”系列的“国服第一开发师”与一毕业就下工地当“牛马”的孙笑川不同,李赣除了有一份协警的工作外,同时也是斗鱼6324直播间里那个口无遮拦的“嘴臭主播”。自2013年开播起,他就以搞涉政、黄色话题、带领水友们直播查房为特长。据说,李赣的直播查房在碰到“新人主播”冯提莫之前,几乎未尝败绩面对被他搅得鱼龙混杂、节奏满天飞的弹幕,李赣搞起了双标,将他们统一称为“嗨粉”(“嗨”,即黑的四川话发音)。带节奏、互喷,甚至进行人身攻击等行为,在主播的带头示范下,成为了6324直播间的“金字招牌”。李赣整的这些烂活儿,理所应当地为自己吸引到了不小的流量。而真正让其成为斗鱼数一数二的大主播的,还是在他发明了一种前无古人的直播方式之后。在自己白天协警,晚上直播的高强度工作下,李赣为了身体事业两不误,他发明出了新方法“直播睡觉”。每当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他便将摄像头对准床铺,自己则酣然入睡,把直播间完全交给了嗨粉们,粉丝们在直播间里为所欲为,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这种颠覆了以往主播观众双向互动的摆烂直播,成为了当时主播们争相效仿的对象,也让李赣破了圈,成为了当时的带主播。而火起来之后的李赣并不满足于一时的成功,他决定趁热打铁,成立属于自己的团队,这就是“抽象工作室”。2015年9月1日,孙笑川以“新生”的身份,正式加入了抽象工作室,相比于在直播界混的风生水起的李赣,孙笑川起初并不受欢迎。尽管工作室给他取了一个“Mata川”的艺名,但孙笑川的LOL水平和那位S4冠军辅助相比,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再加上他对网上的梗一窍不通,于是被污言秽语和各种梗刷屏,就成了孙笑川直播时的常态。而经常被弹幕挑拨到气急败坏的他,也被嗨粉们起了一些诸如“孙狗”、“心机帝”之类的外号。但在回忆那段时光时,孙笑川并没有觉得有多受委屈。“那时候我觉得观众都是xx,整天发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后来才知道那些叫‘梗’,估计当时他们看我,也觉得像个xx。”二网恋教父即便直播间气氛一直不好,初出茅庐的孙笑川也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直播形式,搞起了新节目“秋秋爱”。顾名思义,孙笑川会化身“网恋教父”,通过视频连线来教授大家一些如何搞网恋的技巧。而对于嗨粉们来说,没人真的想靠这些技巧脱单,只想看到“孙狗”在直播中被秒挂,与路人疯狂尬聊等搞笑桥段。水友们毫不关心的戏谑态度早在他的预料之中,而真正让他破防,并最终彻底关闭这档栏目的,则是一个被大家被广为流传的戏剧性故事“双流一夜,被骗8000”。在嗨粉们的口中,孙笑川在开播“秋秋爱”后,真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女友。交谈甚欢后,那个女孩说要从西安飞到成都来与他见面,信以为真的孙笑川为她订好了机票,并在成都双流机场苦等了一夜。最终,他没有等到心上人,花的8000块钱也打了水漂,落得了一个人财两空的悲惨结局。然而在孙笑川口中,这个故事有另一个版本:那个女孩是通过粉丝群认识的,主动提出见面的则是自己。至于机票和双流一夜,孙笑川觉得有点哭笑不得:在订好机票后,对方婉拒了他,并将钱如数退还。残酷的事实让孙笑川备受打击,他当天选择回到了在新津的老家,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这种“网恋教父被骗8000”的戏剧性桥段正是广大乐子人翘首期盼的,给孙笑川赢得了更多粉丝。而真正让孙笑川成为工作室重量级人物的,则是在他要来了工作室的深夜档节目《灵堂K歌》之后。与李赣直播睡觉,让观众接管直播间的套路一脉相承,《灵堂K歌》的主角并不是主持人孙笑川,而是挤进YY,想要一展歌喉的嗨粉们。除了选曲从经典老歌到流行音乐无所不包之外,嗨粉们还积极发挥,将抽象工作室之前嘴臭、骂人、带节奏等“光辉事迹”融入歌词,创作出了诸如《一人我星巴克》、《猪瘟太深》等在嗨粉中广为流传的经典作品。于是,内容低俗,互动性极强的《灵堂K歌》,便成为了工作室的王牌节目。而守在屏幕前,陪伴嗨粉们度过漫漫长夜的孙笑川,也顺理成章的受到了李赣的器重。在此后的时间里,尽管人员频繁更迭,孙笑川始终稳坐工作室的第二把交椅,有了“大师兄”的名号。到了2016年,随着李赣从斗鱼拿到了高达7位数的大合同,工作室的所有人都获得了大幅度的涨薪,孙笑川每月的工资也从5000涨到了2万。收入提高之后,孙笑川得以在新津贷款买了房,让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上了平时喝茶打牌,周末外出游玩的退休生活。而这种美好的生活却并没有持续太久。三被“免提”毁灭的抽象工作室在签了大合同之后,财大气粗的李赣开始自称“李老八”,并逐渐看不上曾经一同扯嘴皮的水友们了。他在直播间里痛斥只有刷礼物的观众才配叫嗨粉,不刷礼物的观众则被他安上了“狗粉丝”的新称呼。这样的转变让“狗粉丝”们无法接受,除了在言语上加大力度外,他们也开始抓住一切机会来攻击、抹黑李赣以及抽象工作室。而专业黑子出身的李老八对此可谓是毫不畏惧,越是有流量、有争议的话题对他来说反而越开心,而这种态度最后也断送了他的直播生涯。2017年的6月18日,李赣与往常一样,一边在打英雄联盟,一边在指点江山。突然,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直播,在接听一会后,李赣鬼使神差的点开了免提。而电话里的声音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闻之色变,因为另一头的人工语音正播放着宣传邪教的内容。尽管李赣迅速挂掉了电话,并转手将其举报,还义正言辞的给观众们来了一波正能量宣言,但事情没有朝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当天,在共青团中央的微博下,挤满了许多来自6324的“狗粉丝”,他们在评论中举报李赣公然宣传邪教,希望能彻底封禁。结果正如大家预料的那样,曾经在斗鱼叱咤风云的6324直播间,一夜之间便被抹去了踪迹。曾经的大主播李赣不得不在海外开设直播,靠着死忠粉的打赏过活。而抽象工作室的其他成员,只能在新直播间里苟延残喘。四我是你哥哥!对于孙笑川来说,随着李赣一同消失的,还有他原本舒适的生活。在6324被封禁后,孙笑川的工资从之前的每月2万变成了3500块,这让背负着赡养母亲与房贷双重压力的孙笑川苦不堪言。原本天天直播的他开始摆烂,变成了做一休七的懒狗,即便在直播中,孙笑川也是耷拉着脸,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在被狗粉丝戏称为“司马脸”之后,压抑已久的孙笑川终于找到了宣泄情绪的出口,他开始对着弹幕,进行了一段长达五分钟的,无间断、不重复、无死角的嘴炮输出。这是一张有声音的图片这段被冠以“抽象圣经”之名的视频,开始在网上病毒式的传播。一时间,原版录像、以此改编的鬼畜、二创视频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由于全程几乎没有一个干净字,这类视频很快便陷入了上传——被删除——再上传的循环中。而在与审核不断博弈的过程中,这段长达五分钟的内容几乎被狗粉丝们烂熟于心。以致于后来,狗粉丝们连声音都不需要了,只要看到那段画面,就可以脑补出剩下的全部内容。而抽象圣经中“NMSL”正是发源于此,成为了狗粉丝们四处刷屏的烂梗。由于这些段落的脏话过多,在日常使用时,大家不得不采用发表情包、替换同义词的方式,来避免自己发出******的尴尬情况。抽象圣经的火爆不仅让孙笑川的人气越来越高,也给了他单飞的底气。在6324被封禁3个月后,孙笑川离开抽象工作室,创立了自己的直播间。靠着之前在嗨粉中攒下的人气,孙笑川一开始的状况还挺不错,观众们的飞机与火箭络绎不绝,大有重现往日辉煌的架势。五直播被封与“流落海外”可惜好景不长,2018年1月,孙笑川正主持着《灵堂K歌》,在他听完一位女粉的献唱后,满屏的“成了”、“天秀”弹幕让他困惑不已。经过“狗粉丝”们的提示,孙笑川才发现,这首歌里原来藏着一个有关“人人有功练”的藏头诗,无疑是在暗示某邪教。此时,李老八被封的场面开始在他的脑袋中飞速闪过,孙笑川明白,自己马上就要赴他的后尘了。面对幸灾乐祸的弹幕,孙笑川只能苦笑一声,说道“挺好的,挺好的,还是句藏头诗嘛。”接下来的事情便和当年的李老八如出一辙,狗粉丝们这边看着“孙狗”无能狂怒,那边便转手举报了直播间。没过多久,孙笑川也和李老八一样,在国内的直播平台上消失得无隐无踪。新弄的直播间还没捂热乎,就被嗨粉们直接搞凉了。直播被封杀,完全失去了收入的孙笑川,只得在海外的Twitch上继续他的直播生涯。为了绕开平台的抽成,孙笑川将自己的支付宝和微信收款码贴在直播中,并起名为“功德箱”,希望能从中收点“香火钱”。起初,功德箱每天还能给孙笑川带来三五百的收入,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账号落到这群热衷于搞事的狗粉丝手里后,便不断有人乱输密码,账户直接被冻结了。这种砸人饭碗的行为无疑激怒了孙笑川,他在直播中对着观众们就是一顿亲切问候,“是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你了,RNM的你能做出这种事啊?”但和之前那次火力全开相比,此时的孙笑川在骂人时开始频繁叹气,语气中透露着无奈。因为他知道,没有人在乎他说什么,自己只是他们取乐的对象而已。令孙笑川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群狗粉丝日后却让他成了人尽皆知的“大人物”。六幕后黑手找到了:@带带大师兄这群狗粉丝在四处冲锋的同时,也无意间将“带带大师兄”(孙笑川的微博名)作恶多端的名声传遍了全网。从破坏中美外交谈判,到殴打无辜老奶奶,孙笑川从不缺席,只要网上出现了什么负面事件,那么就一定会有好事的狗粉丝,在评论区中@带带大师兄,给孙笑川安上一项“新罪名”。这张图经过狗粉丝的加工,成为了孙笑川“打奶奶”的铁证而真正让“带带大师兄”这个名号出圈的,则是2018年那场令人啼笑皆非的“蔡徐坤激光笔”事件。按理说,“小鲜肉演出时遭激光笔照射”,这件事原本跟孙笑川没有一毛钱关系,但在狗粉丝的“例行公事”下,孙笑川不仅成为了整件事的罪魁祸首,还被塑造成了一个对饭圈心怀不满,试图通过激光笔来报复小鲜肉的“带恶人”。这张被P过的图成为了引发ikun们怒火的导火索在一些营销号与自媒体的不负责任的报道下,狂热的饭圈粉丝们很快便知晓了孙笑川的“斑斑劣迹”,前来爆破他的微博。而狗粉丝也针锋相对,除了用段子、鬼畜来还击外,他们还将“蔡徐坤nmsl”的抽象话,借着给爱豆加油打气的名义,在社交媒体上疯狂刷屏。就这样,“带带大师兄”与“nmsl”一同登上了热搜,许多圈外人这才发现,在互联网的角落里,竟然藏着这么一个从头到尾都是梗的带人物,孙笑川就这么以“抽象教父”的负面形象闻名于世。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以及“你怎么看抽象文化”这类令他尴尬不已的问题,孙笑川只能无奈的回答:“你觉得帝吧属于李毅吗?”七"大家好,我是小孙"经过激光笔事件后,他的微博粉丝从70万一路飙升到了近150万,但在这些粉丝大多数都是玩梗引流的“新司机”,孙笑川依旧只能靠Twitch上的功德箱来收钱。面对着手握大把流量却赚不到钱的状况,孙笑川开始试着将其变现。潮牌服饰“NM$L”便是他最初的尝试,虽然这个名称过于前卫的品牌,在第一批产品后便由于审核原因再无踪迹。但光速售罄的产品,以及tb上此起彼伏的山寨仿品,还是让孙笑川看到了一丝回归的希望。一时间市面上仿品过多,官店不得不亲自下场打假此后,孙笑川准备重操旧业。2018年5月,孙笑川宣布入驻网易CC,试图重开自己的直播生涯。但在狗粉丝的“热情”安排下,仅仅不到一个月,他这次短暂的复出就结束了。老本行行不通,孙笑川便退而求其次,当起了视频博主。2018年底,他签约了MCN机构萌鸽文化,并建立起自己的工作室,开始正儿八经的运营起微博与B站的账号。除了发布自己在漫展站台、日常生活的Vlog之外,孙笑川还会在公司的安排下,接商单,搞合作,推出自己的音乐专辑。

在精细的商业化运作下,如今拥有着团队加持的孙笑川,已不需要再为生计而发愁。无论是线下活动还是视频,他总将笑容时刻挂在嘴边,自称为“小孙”,以前那段担心受怕,被狗粉丝不断安排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相比于如今只能靠咬打火机强行整活的刀哥等过气网红,如今的孙笑川起码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对自己那段疯狂过往有个交代了。

八人人都骂孙笑川,人人都是孙笑川对于一部分希望继续看孙笑川嘴臭,说“抽象话”的乐子人来说,现在的孙笑川已经没那味了,不是当年那个妙语连珠,“金句频出”的孙狗了。但另一些人认为,孙笑川那副被生活捉弄得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的模样,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大家在骂孙笑川的同时,也是在骂背后那个不争气,嘴臭的自己。人人都骂孙笑川,人人都是孙笑川。

你还可以关注游民星空的视频号我们会每天推送好康的~扫描下方二维码,进群和游民老哥聊天吹水!往期推荐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