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张庭夫妇TST庭秘密或已被认定为传销,合计被罚没2098万元

发布日期:2022-04-14 21:59    点击次数:174


记者 | 韦香惠

编辑 | 牙韩翔

张庭、林瑞阳夫妇旗下“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一事有了新进展。

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爆料称,TST庭秘密的运营主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达尔威公司”)已被湖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1927.99万元,罚款170万元。

界面新闻从该知情人士处获得《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显示,达尔威公司制定的奖金制度将会员区分为蓝卡会员和红卡会员。其中,蓝卡会员属一般消费者,且针对蓝卡会员的奖金制度符合商业惯例,并无违法情形。

但针对红卡会员执行的奖金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的行为属《禁止传销条例》相关条款所指情形,属传销行为。达尔威公司作为传销行为的发起、组织、策划、管理者,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

最终,达尔威公司被要求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没收违法所得1928万元,罚款170万元。合计被罚没2098万元。

上述《行政处罚书》为复印件,并且印有“密件”字样。界面新闻致电保康县市监局求证文件真伪,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他们对此不知情,“需要向领导汇报”。而提供该《行政处罚书》的知情人士称文件来自TST内部员工,“百分百真实”。

截至发稿,保康县市监局和达尔威公司均未对此做出公开回应。

界面新闻获取的上述《行政处罚书》落款时间显示2021年9月3日。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12315申投诉(举报)中心于2021年5月7日接到匿名举报,称有人通过“TST庭秘密”手机APP采取拉人投入会员的方式从事传销活动。该局于2021年5月13日安排执法人员开展核查,2021年5月24日报襄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备案,2021年5月25日予以立案。

知情人士提供的《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

天眼查App显示,2021年7月22日,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向保康县人民法院申请非诉行为保全审查,被申请人为张庭林瑞阳夫妇持股或担任法定代表人、主要人员的多家公司。案号为(2021)鄂0626行保1号,案件状态为已结案。

保康县以外,“TST秘密”涉嫌传销还曾被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调查。

2021年12月,民间反传销协会李旭反传销向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关于请求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证TST是否涉嫌传销,是否立案调查查证函》。2021年12月24日,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接到查证函回复。该局已在2021年6月5日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进行立案调查,“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与其多级分层销售的模式有关。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TST的销售模式,看似是消费2500元就可以变为代理,但实际这种转变,是消费者转为销售的过程。更为关键的是,复杂的返点和计酬方式,在层级代理的体系之下,并非简单的返利方式,很可能用提成、教育基金等方式来掩盖层级关系。

《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提到,在发展会员过程中,达尔威公司制定了奖金制度,于2018年1月1日开始实行。奖金制度中将会员氛围金卡会员和小金卡会员。2018年12月1日将“小金卡会员”变更为“银卡会员”,2019年9月1日调整时将“金卡会员”变更为“红卡会员”,将“银卡会员”变更为“蓝卡会员”。奖金模式为蓝卡享有进货折扣,红卡不仅享受进货折扣,还能组建团队,按团队业绩销售折扣奖金、批零差奖金、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

而《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则显示,达尔威公司自2018年1月至2021年7月红卡主营业收入为91.71亿元,主营业务成本为56.46亿元,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为3744.81万元,实际发生的有关费用为34.58亿元,所得税费用为1046.36万元。

“如果调查发现实际销售产品非常少、但交易金额却非常大,那就很可能是传销。”朱巍分析称,一旦查实传销行为,按照《禁止传销条例》会被冻结公司财产,对其进行高额处罚。如果性质严重,还可能涉及刑法中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根据《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达尔威公司尚不涉及刑事犯罪。当地市监局做出行政处罚,要求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进行相应罚款。李旭反传销此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透露,因涉嫌传销,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对张庭、林瑞阳名下公司冻结奖金6亿,分两次冻结,主体公司3亿元和某代理、团队长冻结3亿元。

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向界面新闻表示,传销分为经营性传销和诈骗性传销。经营性传销一般进行行政处罚,包括责令停止违法行为、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等,违反的是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诈骗性传销则可能追究刑事责任,触犯的是《刑法》,涉嫌的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两者的区别在于,诈骗性传销主要是拉人头、收人头费,不依赖真实的商品销售提成,而是靠拉人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而经营性传销还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为提成依据。两者既有区别,也有联系。蓝天彬表示,“目前来看,达尔威公司属于经营性传销,是否具备诈骗性传销特征还要进一步调查。”

目前,张庭、林瑞阳夫妇微博、抖音处于禁言状态。但旗下所运营的电商APP“TST庭秘密”和“淘不庭”仍能正常下载使用。界面新闻打开“庭秘密”发现,4月5日至4月30日期间甚至还有代金券活动。知情人士也向界面新闻了提供一份“庭秘密”近期的活动海报,内容称“目前庭秘密结构合法化”、“未来淘不停APP致力于建立奥莱严选批发馆”。

知情人士提供的“庭秘密”近期活动海报

对于TST秘密在涉及多起案件并已被有关部门认定传销的情况下,仍能继续营业的原因,蓝天彬表示,保康显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责令该公司停止传销行为,并且进行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等行政处罚,该公司如果停止了传销行为,那么仍然可以营业。

与此同时,蓝天彬指出,“该公司是否停止了传销行为,有必要进一步调查。公司要合法合规经营,各地行政机关的调查也将影响该公司的美誉度以及发展。”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